在韩日籍女艺人成“不婚妈妈”挑战传统引热议

时间:2020-12-01 新闻来源: 人民网   人民网首尔12月1日电(曹翔宇 杨帆)在韩活动的日籍女艺人小百合在日本接受精子捐赠,完成试管婴儿手术后于11月4日顺利分娩。小百合升级做母亲的同时也成为了一名不婚妈妈。不婚妈妈是韩国最近出现的一个新词,指的是主动选择不结婚,但却生育孩子的女性。人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新的家庭形态?婚姻是否还是生儿育女的前提和必要条件?女性是否能够享有自由生育权?小百合的选择引发了热议。  小百合获得众多网友支持  近日,在韩国活动的日籍女艺人小百合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公布了怀孕生子的消息,她发文写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为自己而活,从今以后我将以一个母亲的身份为了我的儿子好好生活。小百合的分享收获了6万多个点赞和近4000条评论,网友们纷纷留言表达祝贺:小百合能做出这样的选择真的很有勇气,很了不起真的是很不容易的选择,支持小百合小百合加油等。  小百合向韩国媒体透露,41岁的她因为月经不调到妇产科医院做检查时被医生告知,其卵巢年龄比实际年龄高,很难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怀孕。所以,一直以来都渴望成为母亲,但目前还是单身的小百合,决定接受精子捐赠,选择不婚生育。图片源自小百合个人社交媒体截图  不婚生育在韩国是否合情、合理、合法?  小百合不婚生子的消息获得广泛关注后,有媒体采访她时问道为什么要回日本接受精子捐赠?。小百合表示,目前在韩国,未婚女性想要接受试管婴儿手术非常困难,一切都是不合法的。因为,在韩国现行的《生命伦理法》中虽没有明令禁止未婚女性接受精子捐赠并进行人工授精手术,但是在女性进行手术前,要求配偶签署书面同意书,这就是变相的限制了单身女性接受手术。另外,韩国妇产科协会也规定,接受人工授精手术的对象只限于已婚合法夫妇。  对于相关质疑,韩国保健福祉部表示:相关法律并不是在限制不婚生育,只是要求女性在有配偶的情况下征求对方的同意,如果是没有配偶的情况,手术前自然也就不需要签配偶同意书。根据这一解释,在韩国不婚生子不属于违法行为。  尽管不违法,但是在韩国现实社会中,未婚女性想要通过人工授精手术怀孕生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即使能顺利获得精子捐赠,高昂的手术费用,加上极难约到愿意施术的医生,都是女性成为不婚妈妈的拦路虎。  韩国政府从2017年10月开始将人工授精、体外受精等辅助生殖术纳入医疗保险中提供补贴。在此之前,作为非补贴项目,进行体外受精手术时,所有费用全部由当事人承担,每次高达300万-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0-30000元)。该类手术纳入健康保险后,体外受精手术费用降为每次23万-5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300-3400元)。但此类医保补贴只适用于合法夫妻,未婚女性并不是政府补贴对象。  未婚女性还要面对的另一个难题,是找不到能为自己做人工授精手术的医院。据了解,因为韩国大部分医院都会以没有签订配偶同意书为由,拒绝给未婚女性进行人工授精手术。  小百合并不是第一个因不婚生子而受到关注的艺人,早在2007年,韩国艺人许秀景公开接受精子捐赠,并在次年成功分娩。但当时该事件的影响力仅限于引起了公众讨论,并没有上升到法律政策层面。近年来随着类似事例的不断出现,韩国政府也认为有必要调整相关政策。  近日,韩国国会将不婚生育问题纳入讨论议程。共同民主党政策委员会议长韩正爱向媒体表示:希望保健福祉部马上针对不婚生育问题修改相关政策,国会也将参考海外事例,听取舆论意见,进一步改善相关制度。  新的婚育观催生多样化的家庭形态  据韩国统计厅的调查结果显示,有30.7%的韩国民众表示不想结婚但想生孩子,较10年前增长了10.1%。近年来,随着人们生育观念的不断改变,单身母亲单身父亲不婚妈妈等层出不穷。有数据表明,韩国没有结过婚但正在独自抚养子女的人数为2.8万人,其中男性为7千余人,女性则超过2万人。  新的生育观念催生出多样化的家庭形态,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比如说,在抚养子女的过程中,无论是就医还是求学,很多情况下都需要父母双方的参与,各种认证制度也都要求提供父母双方的材料,因此和传统家庭相比,在配套政策不完善的情况下,不婚家庭的子女在成长过程中会面临更多的障碍。所以也有不少人质疑:不婚生子是否会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韩国女性家族委员长兼共同民主党议员郑春淑在接受采访时称:可以向‘单身母亲’和‘不婚妈妈’提供(怀孕和生育等)援助,我们要从‘传统家庭’的意识形态中摆脱出来,对多样化的家庭形态进行积极而全面的帮助。  随着多种家庭形态的不断出现,人们对于不婚妈妈单身爸爸等特殊身份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一些韩国年轻人认为,未来韩国在这方面的配套政策及设施完善后,选择不结婚但养育孩子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多,这些家庭的孩子们也会拥有更幸福的成长环境。   →→更多社会新闻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