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会在混乱中收场吗(环球热点)

时间:2020-12-01 新闻来源: 人民网 十一月二十八日,在英国伦敦,欧盟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中)前往与英方谈判的地点。 蒂姆爱尔兰摄(新华社发) 2020年12月31日,英国脱欧过渡期将结束。英欧双方正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避免持续5年之久的英国脱欧在混乱中收场。据路透社报道,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于11月27日与英国脱欧谈判首席代表弗罗斯特再次举行会谈。他当日在推特上表示,双方仍旧存在巨大的分歧。弗罗斯特随后发文称:时间已经不多,但协议仍可能达成。我会继续谈判,直到显然无法有协议为止。英欧谈判停滞不前,双方能否在最后1个月内破解僵局,力避无协议脱欧,引发国际社会关注。英欧分歧难弥合英欧以贸易协议为核心的未来关系谈判一再延长,双方试图达成协议,以解决过渡期结束后,每年规模将近1万亿美元的双边贸易将要遵循的规则。英国最初制定6月达成协议框架的目标,之后将10月中旬作为谈判大限。10月22日双方谈判重启,但鲜少向外界释放信息。目前,渔业、公平竞争环境及履约管理这三大领域的分歧尚未有突破迹象。渔业问题涉及欧盟渔民在英国海域的捕鱼权,双方矛盾主要集中在欧盟国家渔船在英国海域的准入和配额。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学者董一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英国脱欧对法国、比利时等环北海国家渔民影响较大。从英国方面分析,虽然渔业在英国2019年的经济产出中只贡献了0.03%,但这涉及英国政府保护渔民利益的政治承诺,并被众多退欧支持者视作脱欧后英国重新获得主权的象征;从欧盟方面看,法国等国渔民利益也影响其国内政治。因此,在渔业问题上,英欧双方均态度强硬。在公平竞争环境方面,董一凡指出,欧盟认为,英国要想进入4亿多人口的欧盟单一市场需要遵守欧盟规则,否则,英国企业可能凭借本国较低的监管限制和更高的国家补贴获取竞争优势,这将影响英欧企业间的公平竞争。但对英国而言,制定本国自己的监管政策,是其脱欧的主要诉求之一,事关英国主权。因此双方僵持不下。在跨领域争端解决机制方面,董一凡指出,争端解决机制主要涉及英国与欧盟适用法律的问题。贸易投资方面产生纠纷时,由英欧哪一方的仲裁机构进行仲裁?这事关双方经贸利益和主权、司法独立性,这是谈判中最为复杂也是较为尖锐的问题。据此前报道,若过渡期内英欧未达成贸易协议,双方将回到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重新实施边检和关税等安排,贸易成本将增加。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英欧在WTO法律机制框架内展开贸易合作,将面临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等部分法律不完善的问题。英欧在双方适用法律标准方面难以达成统一,这也影响了谈判进度。欧盟内部起争端据《爱尔兰时报》报道,随着英国脱欧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欧盟各个成员国开始激烈争夺一笔价值50亿欧元的脱欧补偿金。今年7月,欧洲理事会提出,在欧盟预算中留出50亿欧元专项基金,帮助各成员国及相关行业应对英国脱欧过渡期满之后可能受到的冲击。欧盟委员会正准备起草方案,就如何分配该资金以及用什么标准来计算英国脱欧对各国的影响进行规定。在这一背景下,欧盟成员国对欧盟委员会进行大力游说,以使最终方案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倾斜。财政补贴的分配一向是欧盟27国争论不休的焦点。欧盟各国没有就50亿欧元的专项基金分配方案达成一致的规则和标准。董一凡分析,法国、比利时、荷兰等与英国贸易密切的国家认为,本国因英国脱欧造成的损失大,因此应多得补偿;中东欧成员国则认为,由于本国经济实力较弱,对英国脱欧带来损失的承受能力较差,应当获得更多补助。目前来看,法国、荷兰、西班牙等老欧洲国家仍然更具话语权,在脱欧补偿金分配问题上也更具影响力。由于利益与立场的区别,欧盟内部在专项基金上的分歧,体现了欧盟成员国间一直以来在财政资源分配方面的矛盾,也暴露了欧盟内部团结的脆弱性。在疫情冲击下,欧洲各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都急需加大财政投入振兴经济,因此对专项基金的争取更加急迫,但欧盟议会难以平衡各方权利。欧盟内部的分歧,也影响了英国‘脱欧’谈判的进程。王义桅分析。据英国《卫报》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此前在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时表示,欧盟愿意发挥创造力,以便与英国达成协议。但她承认,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协议前景不明。欧盟领导人定于12月10日召开会议,欧洲议会定于12月28日召开一次特别会议,以批准协议。然而,任何协议都需要在未来几天内敲定,以便为法律审查和翻译留出时间。谈判前景不光明路透社报道称,由于谈判一度陷入僵局,最后期限经历了无数次突破。一名外交官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目前谈判的前景并不光明。董一凡认为,在目前疫情和经济衰退大背景下,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英欧双方的经济都将雪上加霜。双方可能会寻求技术性解决方案,达成一份暂时性协议,力避英国在2021年1月1日无协议脱欧。据彭博社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在电视采访中表示,英国脱欧协议将取决于欧盟。即便无法达成贸易协议,英国仍可以保持巨大繁荣。英国致力于与各国商签独立贸易协议。截至目前,英国已与日本达成首份脱欧后重大自贸协议,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自贸协议正在谈判,并计划明年与加拿大启动自贸谈判。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预计,2020年,英国GDP将萎缩11.3%,为该国300年来最大的经济下滑;预算赤字将达到3940亿英镑,占GDP的19%,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高值;同时,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还将2021年英国的GDP增长从8.7%下调至5.5%。有机构预计,明年,英国的失业率最高可能达到7.5%。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英欧双方都在进行两手准备。总体而言,无协议‘脱欧’对英国更为不利。王义桅分析,无协议脱欧后,英欧直接使用WTO规定将造成英国经贸领域较大的混乱,尤其在海关、监管问题方面。加上疫情对英国冲击严重,英国对无协议脱欧带来的经济冲击更为忌惮。但最终脱欧协议能否达成,还要看英国国会能否通过脱欧协议相关议案。

标签

发表评论